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申璐 > 中国商人

中国商人

中国商人应该是我见过的最牛的一种生物。

他们最大的特征就是,无处不在,而且哪里特别危险哪里就有他们,简直堪比城管和消防叔叔的结合体。

在满目黄沙的津巴布韦、赞比亚,你可能以为世上最贫穷莫过于此,他们却可以在那里做赌博生意,在破旧的小店放置一台老虎机,定期过去取钱,和小店老板分成。用李大哥的话说,这个世界上只有两种东西是真正的刚需,赌博和足球。“有些人穷的饭都吃不起了,他只要有一毛钱他都会拿去玩老虎机。”

在罕有人烟的刚果原始森林,你可能以为这里除了原始部落和动物什么都没有,因为太危险甚至连旅游业也没有,中国商人居然可以在那里做农机生意。

 

中国商人几乎成了在那旅行的中国人的集结点,我在坦桑尼亚的时候比较苦,一直在赶路没怎么认识人,终于在多多马的一家中国餐馆见到了最为集中的家乡面孔,几乎整个坦桑尼亚西部的中国人都会在这家餐馆吃饭。我还经常从中国商人嘴里听到我在旅途中认识的其他旅行者的消息。

在非洲,中国商人一问基本上是福建福清人或浙江人。做什么生意的都有,卖二手车、开超市、开赌场、小商品批发……我听一个福清的大哥讲述为什么在非洲的福清人那么多,“浙江人生意头脑更灵活,最早发现商机的往往是他们,所以在全世界任何一个地方,先去的总是浙江人,但是浙江人没有我们福清人狠。”

他说福清人做生意肯下血本,要是预估这个生意能有500万的利润,福清人敢拿800万去做投入,但是浙江人可能只敢拿400万。所以慢慢的就把浙江人挤走了。

 

在非洲的中国商人还有一个特点,就是没有被枪指着头的经历都不足以证明他们曾经在非洲做过生意。89年的小周现在在马达加斯加做高级卫浴用品的生意,他之前是在安哥拉,之所以从安哥拉转战到马岛,是因为在安哥拉被持枪抢劫的太频繁了,尽管马岛的也不少。

刚下马岛的飞机遇到一个已经安家在此20年的香港人,他高兴的讲着之前被抢劫的故事,一边讲一边感慨:非洲抢劫的人只是想要钱,要到钱他们其实蛮好的。他之前开赌场太引人瞩目,半夜入睡后几个当地人每人端一把AK47(非洲最普遍的枪支就是AK47,从草原保护区的保安到抢匪都用这个,都是战争时期被淘汰的)到家里来抢钱,他说你们小声点把钱拿走不要吵醒我家孩子,否则我不会放过你们,“结果他们离开的时候还轻轻的帮我把门带上。”

在非洲的中国商人尽量不赶夜路,太阳一下山就不会出现在马路上。听在非洲做旅行社的杨哥讲他曾经夜幕夺命狂奔的事,他和司机一路高度警惕,忽然发现前方路中间堆满了石头,有经验的都知道不能停,停下来抢匪就涌上来了,他和司机一个眼神交换,一脚油门冲了过去,开了几公里之后停下来火速换轮胎,全程两个人一句话也没说,非常默契的忙着逃命。(非洲治安真不大好,我在马岛时,住在法国人开的小民宿,来自各地的旅行者每天都在分享各自被抢劫的经历)

我一路上遇到的中国商人都很喜欢和旅行者聊天,并且乐于助人,因此和他们打交道毫无障碍,渐渐发现有一个共性。比如他们大多很关心国内的新闻,很喜欢分享自己对国内大小事件的看法;很难融入当地的生活,主要原因是他们不想融入,吃穿住行娱乐包括各种习惯完全保持和国内一致,完全不会当地语言甚至英语也不会,沟通全靠翻译。

在马达加斯加的几个商人一起在首都塔那郊外修了一栋住宿楼,集中住在一起,说是为了安全。高墙深院,与世隔绝,他们每天开车出去开车回来,几乎没有社交活动,回到家只有Ipad上面国内的视频网站做伴。

在缅甸曼德勒的时候,和中国商人郭大哥度过了愉快的几天,听他讲他在非洲的传奇经历(我是因为听了他讲才临时起意决定去非洲的),讲他的家庭和朋友。他说,这三天我和你们说的话比我这两年总共说的还多。尽管早已实现财务自由,他还是选择了远离家庭,在缅甸一个简陋的小宾馆租着不到五平米的小房间低调的过着,他几乎不出门,吃饭就吃水果,很偶尔自己煮点粥或面。狭小的房间里唯一的装饰物是他儿子的照片。

有的时候你不知道,也许也不用去想,是什么支撑中国商人忍过危险和无尽的孤独,像上了发条一样在世界的尽头活着。

 

 



推荐 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