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我好像看见那几个德国人了。”时隔许久未联系,端端在微信上给我留言居然是这么重大的事,她说现在回想起来还心有余悸。

112日,土耳其伊斯坦布尔的蓝色清真寺发生自杀式炸弹袭击,造成至少10人死亡,其中至少包括8名德国游客,15人受伤。当天上午八点多,端端刚从亚美尼亚到了伊斯坦布尔,订的酒店在蓝色清真寺附近,她穿过苏丹艾哈迈德广场的时候,遇到了一群欧洲人,半个小时之后就发生了炸弹袭击的惨剧。“我现在回想起来,可能是我遇到的那一群人,这种感觉很不好。”端端说。

photo by 端端

我和端端在缅甸的曼德勒相遇,一起到了蒲甘后就愉快的分手各自单独旅行。缅甸之后她回了泰国,之后去了印度、迪拜、伊朗、亚美尼亚、土耳其。我去了越南、香港、马达加斯加、肯尼亚、马拉维和坦桑尼亚。她的最终目的地是非洲,五月的时候,她对我先她一步到达非洲,她还依然在亚洲辗转的事有点耿耿于怀。我们四月相遇的时候,她已经旅行了八个月。

所以到现在,她独自旅行已经超过15个月了。

这次聊天,我才意识到,我们之间从来没有讨论过为什么要出来旅行,打算旅行多久这样的问题。仔细想想,旅行中认识的朋友几乎都很少讨论这些,这些话题都是和“现实生活”中的朋友聊起来的。我们也很少聊对方的私人信息,所以到现在我都不知道她多少岁,之前的工作是什么,以及她的“故事”。

我们聊的,都是分享当下。现在想想,对于这种带着些些江湖味道的“萍水相逢、有缘再见”的友谊很是怀念。单独旅行的状态的确很棒,可以看到不一样的自己,作为一个好奇心爆棚的水瓶座,随性的属性居然占了上风。 

我和端端默契的保持着刚刚好的距离。这是最棒的旅伴关系。我们住在一个标准间share房租,一起吃早餐闲聊几句就各自出门去玩,各自认识当地的新朋友,有的时候我就在房间里发呆等她回来给我分享值得去的地方,有的时候我晚归发现她正在上网给国内的学生补习英语,甚至连洗完衣服躺在房顶的椅子上听音乐看星星这样的事也是分开完成的。后来,我们像两只流浪小狗被郭大哥定点投食,晚上会一起喝着白粥就着酸笋听郭大哥讲一段神奇的经历。离开曼德勒的时候,郭大哥发信息说:你是姐姐,你要多照顾端端。

再后来,我们遇到了另外一个旅伴打破了这种默契,从早到晚的黏在一起让我实在受不了,在缅甸蒲甘先行离开了他们,独自继续南下去茵莱湖、仰光,后来不久端端也提出要一个人旅行。我们又回到了最初的状态。分开之后,这种相互分享倒是没断,偶尔互通信息,分享自己的快乐和小感伤,一起怀念郭大哥的好和粥。

超过15个月的旅行,其中6个月在印度,回到国内过着规律上班族生活的我对端端也产生了“为什么要旅行这么久,接下来什么计划”这样的疑问,我后来分析,这应该是出于自叹不如的嫉妒,其实真正想要问的是“我为什么不可以这样”。

长时间旅行的朋友走出来也许最初的导火索各自不同,但最终的答案不外乎:这是自己一直想做的事或者想遇到更好的自己、想改变自己。端端说,在印度的几个月她的感触最深,改变最多。之前在国内上班的日子一成不变找不到突破口,害怕独处,容易受情绪影响,在印度她能够“更好的和自己相处了”,“情绪更加稳定”,我自己的体会是容易以更善意的眼光来看待世界,快乐了很多,回想起来,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生气过了。我最害怕别人问我,所以你旅行回来最大的收获是什么?越到后期,也许没那么明确的目的了,一旦上路,就是停不下来了,想要一直往南方走。

端端,小小的你,有时候还很迷糊,谁也不敢说旅行后的人生就更完美了,但我相信你的天会更蓝,你的笑容会更甜。

 

文章原题为:端端

话题:



0

推荐

王申璐

王申璐

15篇文章 1次访问 6年前更新

《财新周刊》前金融组记者,现失业流浪中……

文章